钟南山关于疫情的12个最新判断信息量很大!

现在可以摘口罩了吗?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性吗?动物之间会传染病毒吗?全球疫情的拐点会在何时到来?带着这些问题,人民日报客户端记者奔赴广州,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

一、现在还不是摘口罩的时候

第一大核心优势:卓越的领导团队

九、还没有特效药,但发现一些有效药

采用受世界高度认可的国际课程

IB国际文凭项目与英制课程A-Level和美国的AP课程不同,IB体系不以任何一个国家的课程体系为基础而自成体系,覆盖各个学科,注重各个学科之间的均衡学习与跨学科学习,广泛吸收了当代许多发达国家主流课程体系的优点,被公认为最严谨也是学业水准较高的课程,受到全球多数大学认可,含金量高,学习IB体系的学生更受世界名校的青睐。

Stanley曾任世界上最大且新加坡排名第一的K-12私立国际学校——UWCSEA(东南亚联合世界学院)的总务长,管理两个校区超过5500名学生及1000名教职工。该校被公认是新加坡以及全球的领先国际学校之一,是新加坡排名第一,也是最难进的国际学校。该校2019年IB文凭考试,平均得分为36.59分,高于全球平均分29.8分,28.7%的考生成绩在40分以上。

三、境外输入造成中国疫情二次暴发可能性小

好学校与一流学校之间最大差别在于学校教师团队的素质和责任心。爱莎科学城与多家全球十多家知名的教师招聘与猎头合作,并参加了墨尔本、曼谷、伦敦、三藩市以及上海等大型教师招聘会,吸纳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在各自学科领域拥有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的优秀教师,建立了一支专业且具备国际和本地经验的师资队伍,为学生提供多方位的学习机会,以确保爱莎的愿景在日常教学、多语言学习、辅助课程、社区服务以及高质量的寄宿项目中得以全面实现。

从全球看,原来疫情的“震中”在欧洲,特别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现在还包括德国、法国、英国。当前问题最大的是美国,最近这一周每天是以一两万例的速度在增加。所以,现在看拐点还早。

此外,Stanley也曾任北京哈罗国际学校运营总监。Stanley将把中外优秀国际学校的丰富的学校管理经验带到爱莎科学城,让爱莎科学城学校的学校管理达国际级水平。

他们将如何实现其打造“百年名校”目标的第一步?

二、武汉过关了,但还有下一关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团队

真正终结疫情,疫苗挺重要的,现在各国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研发。但我不认为疫苗三四个月时间就能做出来。此外,根据抗击“非典”的经验,去掉中间宿主,也能阻断疫情的传播。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病毒的传播链是怎么样的,搞清楚之后切断也很重要。

十二、中国抗疫最值得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

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葛冰说,通过公益诉讼的途径,保护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不仅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让烈士陵园恢复应有的庄严和肃穆,更是传承红色基因,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们现在试验的一些药物,比如氯喹,实验结果肯定是有效的,我们正在总结,可能很快要发表出来。还有一些中药,比如连花清瘟,我们不仅做了离体实验,还在P3实验室(即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编者注)发现,它抗病毒作用不强,但抗炎症方面表现突出,有关实验结果不久之后也会发表。此外还有中药血必净,它的主要成分包括红花、丹参、赤芍等,用于活血化瘀,但对重症病人的治疗初步看也是有效的,我们现在也在总结。

张柏祥校长是中国基础教育领域内年轻的佼佼者。在从事基础教育的近三十年里,担任了黄冈中学广州学校、中大雅宝学校,上海新纪元(重庆)学校等多家不同高端学校的副校长及校长并有完整的创校、办校的经历,对中国公民办教育体系非常熟悉,同时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教练。

融合全球最高水平的教育标准

Gary曾在昆士兰学习管理局(QSA)以及澳大利亚课程评估和报告局(ACARA)参与课程开发工作。在昆士兰科技大学任职讲师和项目期间,他与中国多所大学及教育部门建立了紧密的项目合作关系。

新冠肺炎会不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

无症状感染者也有两个概念,一类是开始没有症状,但后来会逐渐发展到有症状,这类是肯定有传染性的。另一类是最近我们发现的,在相当长的观察过程中始终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阳性。这类的传染性,我们正在研究。但根据新冠病毒的特性,一旦出现症状,传染性就比较强,所以将他们作为一组人进行隔离观察,这样的战略是对的。

《新世界》中孙红雷饰演的金海初登场,提着皮包回家,一路风尘仆仆,眉目凝固,见到自家外墙被炸,亦没有太大反应,仅是微微皱眉,坚持要妹妹打开正门进院子,一两分钟戏中各种情绪在他的眼角眉梢无痕流过,看上去深不可测。这种“淡色”的演出,有时候确实会给观众造成一定的欣赏隔膜,但从《新世界》的弹幕可以看出,正是这种低调的间离,才令人对他所饰演的角色出场满怀期待,甚至到了“还有三秒就要出场”的急不可耐程度,或许是这个时代对于影视表演的观看新路向:有时候被冷冷地虐一把,也是过戏瘾的一部分。(独孤岛主 作者为戏剧与影视学博士、影评人)

在学术研究方面取得丰硕成果,有几十篇学术论文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并被国家教育文献《中国教育实践与研究指导全书》收藏,立德立言,荣誉满身。

现在还不是摘口罩的时候。现在国内外情况悬殊,中国由于采取了非常果断的措施,现在已步入疫情第二阶段,而其他一些主要国家还处在大暴发的第一阶段,且仍在向上攀升。这意味着人传人的几率非常高,确诊病例增加非常快。戴口罩仍是很重要的自我防护手段,现在就提出不戴为时过早。不过,在疫情不严重的地区,人少的地方或空旷场所,倒不见得必须戴。

所谓的“复阳”,大多数应是核酸的片段而不是病毒本身。需要注意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患者本人是不是复发,假如患者产生很强的抗体,一般不会再感染。至于复阳患者会不会传染给别人,则需要具体分析。一般来说核酸片段没有传染性。一些学者曾经对复阳患者的咽拭子及分泌物进行培养,没有培养出病毒。

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出现,会不会造成社区传播,引发我国疫情二次暴发?

作为一所拥有自主产权的K-12国际学校,爱莎科学城又有哪些看点?让我们来揭开他的神秘面纱!

第二大核心优势:卓越的教师队伍

Stanley Wong 广州科学城爱莎外籍人员子女学校 运营总监

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凭空产生,通常会出现在两个群体:一是在疫情相对严重的地区,暂时还没有表现出症状、但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人。另一个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他们占的比例还是比较少的。

Craig在香港汉基工作了23年,并最终担任香港汉基的课程总监,他为促进汉基学校成为最顶尖的DP学校作出卓越贡献。该校2019年的IBDP成绩卓越,通过考试率达100%,平均38分,43%的学生获40分或以上。4位学生获44分的成绩,3名学生更取得满分45分。他弘扬文化的多样性也尊重理解个体差异,他认为通过语言的学习实现文化的共融共通,是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

把全部希望放在疫苗上,其他方法一概不管,是消极的。而且疫苗出来后,也不可能一下就非常完善,易感人群可打,但没必要全部人群人人都打。

第三大核心优势:卓越的课程体系

对待疫情最为消极的做法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这是一百多年前的思路了,那时人类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病毒感染,感染后活下来的人自然获得抗体。现在再用这种方法应对新冠病毒我不赞同。在过去一百多年里,人类取得很大进步,有很多办法预防,不需要再用自然免疫、群体免疫。

IB国际文凭项目除了在学术上收到国际的高度认可外,同时注重培养学生在体魄、情感、社交等方面的全人发展,鼓励学生实现体育、艺术和社会服务等多方面的发展。IB体系致力于培养学生成为拥有国际视野和终身学习技能的世界公民。

汇聚世界资深教育专家,打造顶级教育天团

爱莎科学城与多家世界知名的教师培训机构合作,并在爱莎国际教育集团教育领袖团队的带领下,为教师提供持续的专业培训,与时俱进,以确保教师队伍的教学质量与世界接轨,助力教师实现专业成长。

四、谈全球疫情拐点为时尚早

今年3月起,盐城市检察院又在全市开展保护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公益诉讼专项行动。据盐城市检察院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包括贺希文、马玉仁烈士墓园在内,盐城市检察机关通过公益诉讼途径,已督促地方政府和相关监管部门采取措施修缮和保护17处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

Mark是一位备受尊敬的教育领导者,对IB 理念有着深刻的理解。在加入ISA之前,Mark是香港ESF(英国学校基金会)智新书院的创始校长。智新书院目前有1500学生,是英基旗下仅有的2所K12学校之一。Mark自2008年智新书院开设起一直带领智新书院,使其成为一所因卓越的学术成就和学生表现而备受推崇的领先的IB世界学校,2019年,智新学院的IBDP成绩跻身于全球顶尖IB学校行列,培养的毕业生大部分成功入读世界一流名校,包括牛津、剑桥、哈佛、斯坦福和香港大学等。

接下来仍然面临两个考验。一个是如何边防控、边复工,另外一个是“外防输入”关。现在国外还处在疫情暴发高峰,一些跟国外交流密切的中国沿海大城市很容易被卷进去又出现部分疫情。武汉的下一个关也是全国的这一关,还需要通过各种防控举措过关。

1941年,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坚持抗战,留下大量红色遗存、革命文物。经排查,盐城市境内现有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248处,其中重要革命遗址55处。

五、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会很大

在离开新西兰之前,Mark曾担任新西兰Correspondence学校的总监,这所学校是世界上第三大的学校,有两万多名学生。

在爱莎科学城,我们对教师有着更高的期许。他们是一批来自全球拥有专业资质、热爱孩子、对教学充满热情的优秀教育工作者,他们是在各自领域不断钻研的教育专家,他们更是把教育当作自己终身职业的筑梦导师,在传授学生知识的同时,言传身教,把这一种不断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态度和精神传递给学生,使其成为爱莎科学城未来莘莘学子的独特气质。

采用严格的甄选标准,助力教师实现专业成长

Matuk女士于香港大学毕业后在多个领域都有丰富的人力资源工作经验。最开始的时候,她在一所私营企业负责全面的人力资源业务管理,后来她到了一所社会服务机构负责培训和绩效管理。作为项目的发起人,Matuk女士不仅为香港非政府组织(NCO)开展全行业的薪酬调查以及培训需求分析,她还为该非政府组织建立了人力资源网络,成功地为该组织的人力资源建设作出了良好的示范。后来,Matuk女士加入了中国红十字会香港分会和不同的国际学校,开启了她国际化的人力资源服务事业。

马玉仁是苏鲁战区第一路抗日游击军司令,1940年与日伪军激战中身负重伤,壮烈殉国。因年久失修,其位于盐城建湖县的墓园荒芜,仅剩水泥墓基。2019年底,盐城检察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后,当地政府为烈士重新修建了墓地,立起了墓碑,还对墓园进行了重新规划。整个墓园的修葺工作正在推进中。

Stephen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曾任哈罗学校教育运营公司副总裁,负责哈罗国际学校发展项目的规划与管理,并帮助哈罗学校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以及东南亚地区择地建校。

十、疫苗不会很快上市

狗、猫、老虎等一些动物核酸检测阳性,究竟是污染造成的,还是感染的,有待观察。有些动物身上原本就带有一些病毒,不一定有症状,也不一定会传染。现在就认为这些动物身上的新冠病毒既能传染人,又能传染动物,而且都能致病,结论下得太早了,一般来说我不会那么看。

还有一种很少的情况,病人原本就有很多基础病,只不过症状改善了,并没有完全康复,这些病人不能排除有传染性。

在整个2000年代,孙红雷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往往都出于类型特征明显,进而角色性格也非常突出的作品——这里的“突出”并不特指个性张扬,而是对具有整体个性的角色性格的全方位落力观照,比如 《我非英雄》(2004)里的冷酷警察陈飞,在看过了《像雾像雨又像风》里的阿莱及《征服》(2002)里的刘华强那样较为剑走偏锋角色的观众看来,无疑是非常纯粹的正面形象,这种形象不仅在于孙红雷“表演”出了“像”警察的状态,更进一步,他几乎做到了自己就“是”这样一个警察,在立足于表现普通人行为举止的微观表演姿态基础上,呈现出了鲜活的真正令人感觉活在身边的人物。这种主动祛魅明星气质,向表演自身的逼实功能靠拢的做法,可以说完成了孙红雷表演生涯的分水岭功能,此后在更多的表演实践中,他的这种不惜贬抑掉所有造星机制赋予表演的光环的方式,恰恰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这是一派的观点。到现在来看,还没有充足证据。除非病毒传播出现这样的规律:它的传染力仍然较强,但病死率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有长期存在的可能。我们现在需要进行一个长期的观察,掌握充分的数据、案例,才能够得出类似这样的看法。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不认为这种预测会是现实。

Craig是一位融合中西方文化精髓及终身学习的践行者。他拥有香港大学、新西兰梅西大学、北京大学、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等不同专业方向的8个学位。多年在北京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使他对中文及中国文化的内涵有深刻的理解,能说一口流利的“京片子”。Craig曾在北京的凯文学校(朝阳)、青苗国际学校分别担任校长。

将孙红雷的表演形容为见证并浓缩了新世纪以来整整一个时代的中国电影表演发展的颠簸与流变,似乎并不夸张。不止表演本身,他在《七剑》(2005)中饰演的反派、《梅兰芳》(2008)中饰演的半真实戏痴人物,诠释了电影自身回望历史的基调,而在《天堂口》(2007)、《战国》(2011)等口碑并不高的作品中的表演经验,亦充分证明了观众今日经由《新世界》看到的熟悉而相对陌生的孙红雷的进步非止对表演本身的琢磨,亦是对中国影视工业发展程度的积极回应,尽管这种回应仍然是“不动声色”的,有一些令人生出敬重的“淡色”。

David于2019年10月正式担任爱莎科学城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校长,此前,他是澳洲Wesley卫斯理学院最大和历史最悠久校区 – 圣基尔达路校区的校长,管理超过1600名学生及近600名员工。卫斯理学院是澳大利亚顶级的男女同校的IB世界学校,拥有153年的悠久历史,同时也是墨尔本最知名的中学。该校的优秀毕业生遍布全球知名大学,在30多门VCE以及IB课程中,该校学生总共取得了148个满分,是当地最顶尖的IB学校之一,就连前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也是该所中学毕业的学生。

在加入爱莎前,他担任深圳清华实验学校国际部校长,该校有8000名学生,其中超过1000名国际学生。他曾担任澳大利亚昆士兰拥有百多年建校历史的顶级私立学校Somerville House副校长10年。

Craig Boyce 博赐能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 教育总监(国际)

八、动物间传播现在下结论太早

Mark Beach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 副总裁(教育管理)

中国战“疫”主要采取了两大措施:一是对暴发地区进行封堵,阻断传播;二是基层群防群治,也就是联防联控。现在防控的核心也是两个,第一是保持距离,第二是戴口罩。

七、新冠肺炎流感化尚无充足证据

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是外来输入病例有没有传播,二是会不会在传播过程中暴发。境外输入病例传播的危险性肯定存在,特别是核酸检测阳性或已出现感染症状的病例,传染性比较强,会造成病毒传播。

六、复阳患者大多不传染

Craig曾经带领的毕业生足迹遍布全球各大名校,包括: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

时间倒退到2009年,彼时孙红雷因《潜伏》中的余则成一角彻底跻身中国影视男演员的一线行列,对于既非青春偶像,亦非性格男星的他来说,可谓是一个稳中求胜的奇迹。

所以,最可分享的经验是执行力。很多国家的医疗水平、技术实力比我国高得多,之所以在疫情面前措手不及,就是因为没有思想准备,也没有果断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少一线医务人员感染,而这道防线一旦垮掉,会很容易失控。

Gary 是爱莎天河学校的前校长,在他任期内爱莎天河学校在学术表现,团队稳定性等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为爱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Gary拥有昆士兰理工大学的教育领导与管理学硕士学位、昆士兰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和教育文凭,目前正在攻读国际教育领域的博士学位。

九大核心优势助力爱莎科学城打造“百年名校”

总体来说,这一时期的孙红雷表演烈度是偏冷的,但与他目下呈现的内涵丰富的冷表演表象不同,2000年代初期影视剧中的孙红雷,更多像是以一种形式上的冷酷覆盖角色的细微性格,这样的处理好处是形成了对角色本身整体气质的高度把握,但同时也令角色本身显得不太鲜活。

David Edwards 广州科学城爱莎外籍人员子女学校 校长

对于曾经是国家话剧院演员的孙红雷来说,如何适当地调整自己的表演姿态来应和影视尤其是迈入21世纪的中国影视语汇,应该是其影视表演生涯初期最大的挑战。从在同为张艺谋导演的《幸福时光》(2000)中客串,到在孙周导演的《周渔的火车》(2003)里与巩俐颇具举重若轻意味的对手戏,及至在包括《像雾像雨又像风》(2001)、《浮华背后》(2002)与《半路夫妻》(2006)等不同题材与类型电视剧中的大大小小角色,都可以看出他摆脱表演的舞台化模式的努力。这些角色通常外形木讷,气质刚硬干练,看上去比较刻板,但难能可贵的是仍会在不经意间通过突然爆发的小动作推出一些意想不到的角色性格侧面,比如《半路夫妻》里的某些看似平常的对手戏。

Mark的杰出成就源于他丰富多样的教育经历和他的包容性哲学。Mark25年的校长工作经历涉及幼儿教育到高中教育,特殊教育需求到远程教育。他认为学校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区中的关系质量。Mark致力让能每个学生在学业,身体,社交和情感方面都蓬勃发展的教育事业。他认为学校需要培养能够取得卓越学术成就,为自己的福祉负责,并了解自己作为全球公民责任的学生。

十一、群体免疫是最消极的做法

到不到拐点,要看政府能不能出手进行强力的干预。其他国家有很多不可测的因素,所以现在让我预测全球拐点,就比预测中国的难得多。照目前这个形势发展下去,恐怕还需要两周。

David还曾先后担任新加坡GEMs教育集团下GWA新加坡学校的创校校长及GWA的CEO。GWA在2017年被评为新加坡优秀国际学校称号。GEMS教育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幼儿园至12年级学校运营商,在十四个国家拥有超过90所学校。

Greg Zhang 张柏祥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 教育总监(中国)

武汉解封了,我也很高兴。疫情暴发时,中央果断出手,对武汉城市交通进行管控,其他地方采取群防群治措施,是非常成功的,在疫情防控史上,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壮举。

总体而言,复阳患者带不带传染性,我个人不是太担心。

Gary Butner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 项目发展总监

《潜伏》里的余则成,背负家国运命,身处无间夹缝,在无数场戏流露极尽煎熬的复杂情感,在人前外化情绪,人后真心流露,对角色本身存在的虚实双重个性的把握,充分展示了孙红雷厚积薄发的先在积累与即时爆发力,成为其电视剧表演不可替代的经典之作。而在2007年由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德国合拍的《蒙古王》里,孙红雷饰演的札木合,又是一个将表面的插科打诨与内心矛盾冲突熔于一炉的复杂一体两面个案,这部集合了浅野忠信等跨国表演大家的影片中,孙红雷的表现介于传统的斯坦尼式体验派与本色派的特性之间,跳脱了既定程序,展示了一种具有中国演员习惯的戏剧化表演元素的创新姿态,某种程度上也有效抵消了跨国制作中经常会出现的对于中国演员的某种刻板印象,这中间也许不乏应对外部世界的审视眼光的一种表演无意识。

相较在跨国制作中更明显的身体语言外化倾向,在华语电影范围内的制作中,孙红雷表现出明显的如鱼得水。在杜琪峰导演的《毒战》(2013)里,孙红雷有效区分开了他与参与影片的古天乐、卢海鹏等演员的角色形态,这种区隔落雪无痕,不显突兀,完全适应影片的缉毒主题。他所饰演的内地缉毒队长张雷,作为正面形象的果敢坚决与作为卧底进入贩毒世界内部完成任务,在试探场景中流露于眼角眉梢的吸毒悸动瞬间,同最终决战时连贯的坚定决绝,形成了角色的一体两面。角色最后的牺牲,更令整部电影中孙红雷“沉默中爆发”的表演更具古典悲剧意义,突破了一般类型片的情感高度。今天回看《毒战》之于杜琪峰或华语商业片的意义非常之重要,其中孙红雷的表演功不可没。

盐城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负责人吴斌介绍,2019年底,盐城市两级检察机关发现,一些革命烈士纪念设施存在年久失修、毁损严重、周边杂草丛生的情况,不利于群众瞻仰纪念。于是,有关地方检察机关启动英烈保护公益诉讼诉前程序,向相关主管部门发出检察建议,督促依法履行监管职责,加强修缮、管护这些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

Stephen Lai 爱莎国际教育集团 副总裁(项目发展)

在他的带领下,众多学生被心仪的世界名校录取,包括美国德州大学、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布里斯班昆士兰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等。

在从事教育事业前,Stephen曾在美国和英国的领先IT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对在大中华区、韩国和东南亚国家创设和管理企业方面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多年在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工作生活,使其深谙多元文化融合对人适应全球性发展的重要性。Stephen将以丰富的学校筹建及现代化管理经验为爱莎科学城学校出谋划策。

一支由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等地专家组成的顶级教育天团齐聚爱莎科学城,他们来自包括澳洲卫斯理、英国哈罗、新加坡UWC、香港汉基、英基等世界著名学校的校长、课程主管和教育专家,他们将把来自全球优秀国际学校教育及管理最优质的实践精粹带到爱莎科学城,其国际视野及专业知识将为学校的教学和管理起重要作用。

时间再倒退到更久远的20世纪末,这位生于1970年代、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科班演员在他初登大银幕的《我的父亲母亲》(1999)中,即已经表现出将舞台表演经验努力转化成电影语汇整体组成部分的努力。黑白影像中的青涩面庞,是通过叠画方式呈现的,孙红雷饰演的主人公后人,担当了片中叙事的中转媒介,同时亦呈现出这部世纪之交电影的某种新气象:一个很难用中国观众惯常认为的银幕偶像来形容的演员担当的配角,而这部电影的主角同样是初出茅庐的,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对应。

Matuk女士曾经在耀中教育集团担任了四年多的人力资源部经理,负责海外招聘工作并支持中国内地以及香港地区学校的人力资源日常运作。在加入爱莎国际教育集团前,Matuk女士曾担任香港墨尔文国际学校的人力资源总监,作为该集团的创始工作人员之一,她为该学校成立了人力资源部并为该集团旗下的不同学校提供全方位的人力资源服务。

会不会造成疫情的暴发?估计可能性比较小。我国的群防群控一直下沉到社区,社区居民都有很强的自我防护意识,比如戴口罩、与人交往保持距离等,一旦有人出现发烧等症状,也能够快速报告或接受诊断,进而隔离。总体看,社区的传播危险性肯定存在,但中国出现疫情第二波大暴发的几率很小。